美聯儲再度出手“救市” 放寬大型銀行杠桿率收效存疑

2020-04-03   來源:中國聯合鋼鐵網

為了穩定美債市場并鼓勵銀行放貸,美聯儲再放“大招”。

  北京時間4月2日凌晨,美聯儲宣布暫時放寬對大型銀行的杠桿率規定,即2021年3月31日前,大型銀行在計算補充性杠桿率時,可以將持有的美國國債和存款剔除。

  此前,美聯儲要求資產總額超過2500億美元的大型銀行機構必須遵循補充杠桿率規則,落實最低杠桿率3%的要求。

  美聯儲預計,此次放寬銀行杠桿率將令大型銀行機構的一級資本暫時降低約2%,從而擴大銀行的放貸能力,繼續發揮金融中介作用同時,減輕國債市場流動性壓力。

  AMP Capital投資部負責人Nader Naeimi向記者透露,此次美聯儲之所以放寬大型銀行補充杠桿率,一方面是緩解銀行拋債籌資壓力;另一方面也鼓勵大型銀行擴大信貸覆蓋面,幫助更多中小企業獲得信貸支持渡過疫情難關。

  摩根大通發布最新數據顯示,受疫情沖擊,大量美國企業面臨停工停產與資金鏈斷裂風險,因此他們瘋狂向銀行提取信貸授信額度。其中,眾多行業大型企業從銀行提走的貸款資金,占到銀行最高授信額度的77%;相比而言,眾多中小企業面臨得不到信貸支持的尷尬。

  大型銀行拋債籌資壓力依舊

  在2008年次貸危機爆發后,美國通過針對金融機構監管的《多德-弗蘭克法案》,對美國大型銀行機構投機性及衍生品交易、資本金和杠桿率限制等方面進行從嚴監管。

  據美國金融穩定委員會(Financial Stability Board)公布的數據顯示,過去10年美國銀行金融機構資本金增長逾1倍,杠桿率則降至2008年的50%以下。

  “因此,近年華爾街大型銀行機構一直在呼吁放寬杠桿率與擴大投資范疇,但這些呼吁往往無果而終。”Nader Naeimi告訴記者。沒想到的是,這場疫情擴散沖擊,令美聯儲終于“松口”。

  在他看來,美聯儲之所以放寬大型銀行補充杠桿率,一個重要原因是緩解當前美債市場流動性惡化狀況。

  “目前拋售美債的主要資本力量,一是海外央行,二是對沖基金等機構投資者,三是大型銀行機構。”一位美國債券經紀商向記者指出。

  據美聯儲公布的最新托管數據顯示,截至3月25日的過去三周期間,海外央行累計拋售逾1000億美元美國國債籌資,有望創下歷史最高單月拋售額。

  與此同時,大量居民秉承現金為王的避險策略導致銀行存款激增,迫使銀行不得不拋售美債滿足資本金規定,令美債市場流動性吃緊“雪上加霜”。

  這位美國債券經紀商直言,本周美聯儲出臺的新措施,無疑是“對癥下藥”——針對海外央行持續拋售美債潮涌,美聯儲允許海外央行直接抵押美債,向美聯儲換取美元頭寸,從而減輕美債拋售壓力;此次美聯儲又放寬大型銀行補充杠桿率,旨在減輕銀行籌資滿足資本金要求壓力,緩解他們的拋債籌資行為。

  “不過,銀行未必會照單全收。”他認為。原因是3月美聯儲大幅降息導致10年期美債收益率跌至0.586%,令銀行持債到期的收益率大降;加之近期美債市場流動性緊張導致美債價格波動劇烈,大型銀行基于風險控制考量,更傾向繼續減持美債并持有現金。

  記者了解到,不少大型銀行將拋售美債所得的美元頭寸,寧愿直接存入美聯儲換取約25個基點的超額存款準備金利率,也不打算投向資金拆借市場賺取約200個基點的隔夜資金拆借利率。此舉足以凸顯銀行對當前金融市場動蕩與疫情沖擊下經濟衰退(壞賬風險驟增)的謹慎態度——寧可放棄“唾手可得”的高收益,也要秉承現金為王的避險策略。

  “資金拆借市場流動性偏緊,無疑將迫使大量對沖基金等機構投資者只能繼續拋售美債籌資,填補自身杠桿投資組合保證金缺口,令美聯儲多項穩定美債市場的舉措大打折扣。”這位美國債券經紀商指出。其結果是美聯儲只能繼續擴大QE購債規模維持美債市場流動。

  美國財政部公布最新數據顯示,在一系列無限制QE措施實施后,美聯儲已擁有逾2.8萬億美元美國國債,遠高于日本(1.21萬億美元)與中國(約1.08萬億美元)。

  “持續大舉QE購債將卻令美聯儲資產負債表持續急劇膨脹,導致美聯儲應對未來疫情沖擊與美國經濟衰退的貨幣寬松操作空間遭遇極大的限制。”Nader Naeimi向記者指出。這也是美聯儲本周采取多項措施,旨在減少海外央行與大型銀行拋債壓力并穩定美債市場流動性的重要原因之一,但這些措施能否快速見效,主要取決于海外央行與大型銀行的交易策略。

  銀行放貸“兩極分化”

  值得注意的是,盡管美聯儲放寬大型銀行補充杠桿率“引導”后者加大放貸力度,大型銀行卻未必“領會”美聯儲的良苦用心。

  “目前,多數大型銀行都將信貸額度優先給到大型企業。”一位美國大型銀行企業信貸部門業務主管向記者坦言。畢竟,在疫情擴散導致美國經濟陷入停滯的沖擊下,大型企業抗風險能力相對較強;中小企業一旦因疫情停產停工遭遇破產風波,銀行大量信貸將驟然變成“壞賬”。

  在他看來,這令美國信貸市場正出現兩極分化狀況,一面是大型企業一口氣提走大量信貸授信資金“過冬”,一面是廣大中小企業得不到信貸支持。

  摩根大通發布最新報告指出,截至3月27日,美國大型企業提走的信貸資金達到銀行最高授信額度的約77%,其中航空業達到96%,交通業達到96%,眾多企業的信貸提款額基本逼近其銀行授信額度的最大值。但過去一周銀行信貸投放額度明顯減少,原因是在大型企業拿完信貸資金后,銀行不大愿向中小企業提供信貸支持。

  高盛公布最新數據顯示,3月24日當周企業信貸融資能力明顯下降,僅使用約400億美元銀行授信額度,較前一周驟降50%,主要原因是銀行擔心信貸違約風險,不敢給予中小企業新的授信貸款額度。

  在這位美國大型銀行企業信貸部門業務主管看來,銀行收緊中小企業信貸門檻,也是無奈之舉。

  一方面受疫情擴散導致美國經濟停擺沖擊,近日穆迪下調6.6萬億美元美國企業公司債評級展望——從“穩定”調降為“負面”,令銀行不得不收緊對大量信用評級下調企業的信貸門檻;另一方面疫情擴散也令美國銀行財務狀況惡化——標普全球評級公司根據最壞場景分析,今年美國65家銀行總計虧損約150億美元,令銀行也沒有足夠利潤“覆蓋”巨額信貸壞賬核銷開支。

  此外,盡管美國2.2萬億經濟刺激計劃里專門安排了3490億美元聯邦擔保貸款(供中小企業維持員工薪酬開支),但相關部門要求銀行以此向中小企業放貸時,必須核查企業資質,確保貸款企業不存在洗錢、欺詐等違規行為。在實際操作環節,銀行未必能全面掌握中小企業相關信息,擔心一旦操作“出錯”將面臨美國政府問責罰款,不愿加大對中小企業的放貸力度。

  “即使美聯儲放寬大型銀行補充杠桿率鼓勵放貸,我們也會對中小企業采取較嚴的信貸審批門檻。尤其是停產停工嚴重導致破產風險增加的旅游、餐飲零售、貿易航運,以及高負債率的中小型能源企業,都可能被列入放貸預警名單。”他坦言。

(文章來源:21世紀經濟報道)

【免責聲明】以上文章轉載自互聯網,轉載目的在于傳遞更多信息,并不代表本網贊同其觀點和對其真實性負責;如稿件版權單位或個人不愿在本網發布,請在兩周內來電或來函與本網聯系。

极速赛车竞彩网 安徽股票配资网 全国彩票开奖结果大全开奖 手机彩票投注客户端 时时彩票平台 喜乐福彩app 浙江体采11选5开奖结果 内蒙古体育彩票十一选五选五五开奖结果一定牛 上海十一选五怎么算中奖 福彩3d开奖 急速赛车 安徽15选五开奖号码 青海体彩十一选五最新开奖 股票融资的类型 江苏快三群计划精准软件 江西多乐彩开奖走势 贵州11选五近500期开奖结果